离婚案庭前应莹发声:几年长跑令人疲倦,财产分割牵动48万股民的心

金融界网站2019-08-28 21:53:13

  8月28日晚间,徐翔妻子应莹发布微博称:“再一次来到青岛,感觉物是人非。明天将要到监狱开庭,几年的长跑令人疲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

12

  8月27日,应莹发布微博表示:“最近收到不少朋友的留言,感谢各位朋友的关心。我和徐翔的离婚案将于8月29日在青岛开庭,既然选择公开,我也不会回避,在开庭后我会在微博向大家公布进展情况。”

  今日,媒体报道称,从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获悉,8月29日上午,该院将在山东省青岛监狱依法不公开审理应莹诉徐翔离婚纠纷一案。

  早前在8月7日,应莹通过个人微信公众号发布《应莹: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她称,自徐翔入狱以来,自己承受各方压力,早已精神透支。最纠结的就是青岛法院对冻结资产的甄别问题迟迟没有进展。

  2019年3月,应莹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递交《离婚起诉书》,请求与被告(徐翔)离婚。该起诉书有四点诉讼请求:1,判令和徐翔离婚;2,判令双方所生之子由应莹抚养;3,请求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4,本案诉讼费由徐翔承担。

     离婚案牵动5家公司48万股民的心

  根据市场统计,青岛市公安局冻结了徐翔持有的六家上市公司,分别为大恒科技、宁波中百、东方金钰、文峰股份、华丽家族、长航油运,其中除华丽家族是由泽熙投资旗下投资企业持有外,其他股份分别由徐翔的妻子、父母和徐翔朋友等代持。5家公司最新股东总户数约为48万户。5家公司总市值从被捕时的669亿元,缩水至目前的228亿元,四年间市值蒸发近441亿元。

  持股公司如今命运各异

  宁波中百:业绩保持增长

  宁波中百是“徐翔概念股”,作为一家主营包括商业、房地产业、旅游饮食服务等行业的公司,宁波中百的营业收入一直很稳定,不过净利润波动却很大。

  半年报中宁波中百表示,今年3月26日,公司控股股东西藏泽添持有的公司3541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和自然人股东竺仁宝持有的1888万股股被继续冻结,冻结期限为2年。

  从2015年11月至今,宁波中百市值蒸发16.4亿元。

  大恒科技:上半年净利润59万元

  大恒科技亦是泽熙系控股公司。最新披露的半年报中,大恒科技业绩显著下滑。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14.15亿元,同比增长4.81%;净利润59万元,同比下降96.51%,主要系报告期内参股公司诺安基金和宁波华龙净利润下降较多所致,其中,诺安基金(持股比例20%)上半年净利为1856万元,同比减少63%。

  前十大股东中,徐翔的母亲郑素贞持股1.29亿股,占比29.75%。半年中显示,今年3月26日,郑素贞所持有公司1.29亿股无限售流通股 被公安部门继续冻结,冻结期限自 2019年3月26日至2021年3月25日

  从2015年11月至今,大恒科技市值已蒸发43.51亿元。

  华丽家族:市值蒸发166亿元

  华丽家族8月29日最新公布的2019年中报显示,营业收入1.38亿元,同比下降35.61%;净利润亏损1280万元,同比下降212.37%。其中徐翔旗下的上海泽熙增熙投资中心仍位列华丽家族第二大股东,持有9000万股,占比5.62%,这些股份均被冻结。

  在徐翔被冻结股份的6家公司中,华丽家族市值缩水最为严重。自2015年11月1日至今,华丽家族市值已蒸发166亿元。

  东方金钰:股东曾被质疑为徐翔代持

  因为债务违约而陷入困境的东方金钰,8月28日最新公布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4.96亿元,同比下降77.75%;净利润亏损2.74亿元,同比下降981.46%。

  在徐翔被捕后,东方金钰第二大股东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瑞丽金泽”)曾两度被上交所问询是否与徐翔存在代持关系。东方金钰两度回复均否认存在代持。最新半年报显示,瑞丽金泽持有东方金钰21.72%股份,为东方金钰实际控制人赵宁控制的公司,目前上述股份未被冻结,但处于质押状态。

  从2015年11月至今,东方金钰市值已蒸发125.82亿元。

  文峰股份:股份仍被冻结

  目前文峰股份仍未披露半年报,从今年一季报看,文峰股份第二大股东,徐翔母亲郑素贞持股2.75亿股,占总股本14.88%。今年3月26日,文峰股份披露,股东郑素贞股份仍被继续冻结中。

  2015年4月,文峰股份股价飙至历史最高的20.81元/股。从2015年11月至今,文峰股份累计跌幅58%,期间市值蒸发88.89亿元。

  长航油运:股东名单再无徐翔

  退市后又重新上市的长航油运(招商南油)在2014年的10大股东中,曾出现过徐翔夫妇、郑素贞的身影。长航油运2014年半年报,郑素贞、应莹、徐翔分别为长航油运的第8、9、10大股东,各持有550万股。

  2014年长航油运触发连续四年亏损的退市红线,当年6月5日被退市。2018年6月4日,长航油运向上交所提交了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材料,并于11月2日披露获上交所批准重新上市。重新上市后的长航油运前十大股东名单中徐翔家族已消失无踪。

  离婚案审理困难重重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透露,8月29日上午,该院将在山东省青岛监狱依法不公开审理应莹诉徐翔离婚纠纷一案。

  通过离婚将被冻结的财产进行甄别分割,是应莹的目标。但解除婚姻是否会有助于此次财产甄别的问题,应莹对记者的说法是,“这个真的很难说。”

  业内人士指出,徐翔所有的资产非常庞大,并且其中很多股权都是父母妻子甚至朋友代为持有,若要分割出属于徐翔个人所有的份额后再执行也相当困难。

数据来自 金融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