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国安求监管部门阻债主追债 北京银行栽了

债市观察2019-04-18 20:19:46

  连这种大招都用了,中信国安是走投无路了吗?

  从昨天(4月17日)开始,一份《关于恳请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协调解决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重组过程中有关问题的函》的文件在网上发酵。

  根据时代周报的报道,这份文件显示,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信国安)已启动资产重组工作,并就流动性风险向中国银保监会请求协助。大意是请求银保监会出面,稳定及协调相关债权人。也就是说,中信集团希望银保监会出面挡一挡前来追债的银行机构。

  这应该是史无前例的请示了吧?

  不到走投无路万不得已,应该是不会发出这样的救助信的,这次,中信国安也算是彻底把自己的债务问题暴露在了公众面前。

  而且这封信函是由中信集团出面发出,这说明,中信国安的窟窿,连中信集团也堵不住了。

  1

  负债1558亿,资金链紧张,评级下调

  曾记得,2011年年初,北京国安队在接受采访时称:“比什么都别和中信国安比有钱,恒大再有钱也只是我们的冰山一角。”

  现在来看,暴露出冰山一角的债务危机确实让人胆寒。

  截至2019年1月底,中信国安整体有息负债规模达到了1558亿元,其中银行借款占绝大部分约有824亿元,其次是其他借款余额和债券余额共计450亿元左右。

  除此之外,中信国安还欠保险公司、信托公司、证券公司等不同金融机构数百亿元的债务。

  最近,多家金融机构已经开始讨债了。

  截至目前,已有中关村银行、北京银行、申万宏源等5家金融机构对中信国安提起诉讼,启动司法保全程序,并查封了中信国安部分资产。

  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也被冻结。

  4月11日晚间,白银有色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1212.SH,下称白银有色)与中信国安葡萄酒业股份有限公司(600084.SH,下称中葡股份),先后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中信国安持有的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

  与此同时,中信国安也开始变卖青海盐湖项目、三亚椰林滩酒店、海南万宁地产项目、京龙大厦等资产,为缓解债务危机筹措资金。

  而且,中信国安近两年净利润也大幅收缩,2016年全年实现归母公司净利润5.27亿元,2017年1.87亿元,2018年就只有0.4亿元了。

  小债觉得,在这种情况下,银行不集体抽贷已经不错了,要想再融资,难度非常大。

  虽然中信国安总资产2023亿元,貌似可以覆盖这些债务,但不少都被冻结,流动性差,这种时候越卖越贱,是很有可能资不抵债的。

  因此,联合资信已经将中信国安集团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同时将“14中信国安MTN002”、“15中信国安MTN001”等债券评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投资者还是小心为妙。

  债务洪流撕开了一条口子,接下来可能要面临决堤了。

  2

  混改成谜,北京银行已经栽了

  一个月之前的今天,北京银行发布了一个公告,称履行了约3945.38万元之担保责任。

  这是4年前中信国安的一个融资计划,融资本金人民币25亿元,前不久中信国安称无力偿还利息,在这种情况下,北京银行作为担保方,不得不先偿还了近四千万的利息。

  重点在后面,在担保条款中有一项规定,如果中信国安于首个付息日起六个月内仍未支付投资资金利息,则该债权投资计划将提前到期,到期日为 2019年9月3日。

  这就意味着,如果中信国安到时候依然没有钱还,剩下的本金和利息就都要北京银行买单了,这个担保算是栽了。

  小债猜测,很有可能是其他银行看到北京银行的前车之鉴,怕自己也被套牢了,于是纷纷找中信国安讨债,这才加速了它的债务危机,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寻求监管庇护。

  至于中信国安为什么变成今天的模样,可能还要从5年前的谜之混改说起,当时引入了五家背景成疑的民营企业股东,以低于净资产的对价进入,那时候国资“贱卖”的质疑声就不断,复杂的资本运作也让人眼花缭乱。

  混改之后,中信集团持股比例就降到了20.945%,中信国安也走上了下坡路。

  虽然中信集团持股下降了,但出了问题还是会救的。在小债之前的文章中,就已经写道,中信集团已出手相助,成立工作组进驻中信国安,帮助它进行资产重组,度过危机。

  但从目前中信集团向监管部门求助的文件来看,好像连中信集团这个资产大鳄,也摆不平了。

  你大任你大,时间会说话。不知道中信国安还能不能渡过这次危机?

数据来自 金融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