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明千字声明回应四大核心问题 代客理财浮出水面

券商中国2018-08-15 16:42:29

  黄晓明走出“18亿股票操纵案”漩涡?千字声明回应四大核心问题,会否担责?下一焦点浮出水面

  当娱乐圈和财经圈碰撞,会有怎样的火花,黄晓明疑似卷入“18亿股票操纵案”一事多日发酵,持续占领热搜可见一斑。

  在各类消息不断加码之时,黄晓明今日凌晨以个人名义发表声明,声明回应四大核心问题,一是表示没有参与任何股票操控,二是不认识高勇,只是委托理财,三是从未投资长生生物,四是本次事件确实是因他理财不谨慎所导致。

  黄晓明还道出缘由,他的股票账户开立后由母亲张素霞代为管理,张素霞将账户委托给路某代为理财,经由路某介绍转委托给高勇管理,高勇账户组所从事涉案交易,由高勇决策,“我与我母亲没有参与操控股票。”

  目前业界关于黄晓明是否承担责任各执一词,一般来讲,要按黄本人是否知情处理,从证监会没有处罚自然人来看,间接说明这些自然人不知情。据经济观察网报道,“证监会稽查人员透露,稽查人员在办案期间曾致电黄晓明,黄晓明曾挤出时间与调查人员见面三个小时”。

  那么,出借账户理财是否需要担责,成为黄晓明跳出“18亿股票操纵案”漩涡后,另一引来关注的话题。

  持续发酵的股票操纵案

  近日,证监会的一张18亿重磅罚单,直接将影视明星黄晓明置于舆论漩涡之中。

  根据证监会披露的消息,高勇利用14个证券个人账户及2个信托计划账户,以连续封涨停的方式抬高“精华制药”股价,之后迅速反向卖出,蓄意操纵市场,最后获利高达近9亿元。因此证监会决定,没收高勇违法所得的8.97亿元,并处以等额罚款,该案也成为了证监会查处操纵单只股票获利金额最高的案件。而在罚单中被证监会提及的名为“黄某明”的个人账户,被确认为正是影视明星黄晓明。

  舆论惊涛骇浪,黄晓明深夜发紧急声明。

  声明针对市场猜测和质疑声有所回应,主要是说他本人没有参与任何股票操控。他再次强调,本人不认识高勇,只是委托路某理财。他本人从未参与过“长生生物”股票投资。

  不过,黄晓明在声明中也表示,本次事件确实是因他理财不谨慎所导致,“对此次事件给大家造成的不良影响深表歉意,我一定从中吸取教训”,“最后,我要特别说明一点,此事是因我将账户交由母亲打理而将她牵涉其中,由此给母亲带来困扰与担忧,作为儿子,我愿意也必须承担一切舆论责任。”

  8月14日晚间,据经济观察网报道,证监会稽查人员透露,稽查人员在办案期间曾致电黄晓明,黄晓明曾挤出时间与调查人员见面三个小时,该稽查人员称,由于黄晓明平时比较忙,其账户一直由母亲来操作,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其参与或知悉股票操纵行为,因此不会对其追责。

  祸起代客理财

  根据证监会行政处罚书,被操纵的股票是“精华制药”,在此次案件中,高勇通过其成立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从事民间代客理财,从其客户处聚集超过20亿元资金,利用伞形信托账户“时节好雨7号”及多个自然人等16个账户(简称高勇账户组)实施市场操纵,非法获利高达8.97亿元。

  卷入其中的16个账户,分别是好雨7-高勇、好雨7-路某(为华宝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时节好雨”7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子账户),黄某、张某燕、张某、吴某江、倪素某、倪松某、姜某、黄某明、徐某、朴某娜、薛某、吴某丰、崔某欣、吴某等。

  这16个账户中,路某为护城河投资合伙人,张某燕、黄某为世纪金源投资集团下属企业董事,黄某明即为黄晓明。根据证监会披露,黄某明账户开立后由其母亲张某霞管理使用。经路某介绍,张某霞将黄某明证券账户部分委托高勇管理,该账户涉案交易由高勇作出。

  而高勇则是北京护城河投资发展中心(下简称护城河投资)的合伙人,拥有该公司10%的股权,此外,高勇还是北京护城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在今日凌晨的声明中,黄晓明强调,证监会已于2018年7月3日就“高勇案”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他本人从未参与任何股票操控。他再次强调,他本人不认识高勇,只是委托路某理财。

  声明称,他本人股票账户开立后由母亲代为管理,他母亲将账户委托给路某代为理财,经由路某介绍转委托给高勇管理,高勇账户组所从事涉案交易,由高勇决策。“我与我母亲没有参与操控股票。”

  所谓黄晓明卷入长生生物投资的说法,同样源起高勇案。

  黄晓明在声明中称,2014年第三季度他本人委托路某进行理财的账户曾投资过“黄海机械”并在当季度退出。而“黄海机械”2015年才被借壳,2016年才更名为“长生生物”。故本人与“长生生物”毫无关系,有关“黄晓明组团操控长生制药”等消息是谣言。

  黄海机械全称连云港黄海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原本主业是建筑工程机械、钻探机械、钻机车、地质钻探工具、地质钻探仪器的生产。

  2015年,长生生物借壳黄海机械上市,近日,因涉疫苗事件被广泛关注。黄海机械2014年三季报显示,黄晓明新进黄海机械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持股比例为0.9%,同时期入股黄海机械的,还有华宝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时节好雨”7号、18号集合资金信托、19号集合资金信托,以及吴宝江、薛青、黄艳、崔可欣。这与证监会通报的高勇操作账户时节好雨7号、崔某欣、吴某江、黄某和薛某重叠。

  不过,黄海机械2014年年报显示,黄晓明已撤出了黄海机械前十大流通名单,撤出的还包括薛青、黄艳,以及“时节好雨”18号集合资金信托、19号集合资金信托,留下崔可欣和吴宝江。

  黄晓明是否担责

  虽未操纵股市,但因出借账户理财,黄晓明是否需要担责。

  有不愿具名的法学专家表示,黄某明及其母找人理财本身并无过错,在没有事实证明其违法参与的情况下,不能简单判断其有过错,代客理财属于正当的民事合同,按照合同法规定,代理人以被代理人指示所做的正当法律行为,后果由委托人承担。委托人明知代理人从事违法行为,不阻止,与代理人承担连带责任;不知情,则不承担法律责任。

  但也有业内人士意见相反,他们认为账户出借本身是违法违规的,需要担责。

  2015年7月12日证监会发布的《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第5条明确规定,证券投资者应当按照法律法规和中国证监会的有关规定,严格遵守证券账户实名制要求开立证券账户。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出借自己的证券账户,不得借用他人证券账户买卖证券。

  从目前证监会尚未对黄晓明做处罚来看,间接说明这些自然人不知情。

数据来自 金融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