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的水 债市的泪 “爆雷”的公司排成排……

金融街侦探2018-05-30 20:04:25

  一向低风险、高收益的债券市场最近频频上演川剧“变脸”。

  侦探君掐指一算,今年已经引起关注的债券违约事件就将近20起,背后涉及的规模约180亿。

  180亿的大坑是什么概念,截至5月30日收盘,A股3522家公司中84%的公司总市值小于这个数。

  一向稳健的债市突然进入雷雨季,为什么呢?

  “雷雨季”的债市先了解一下

  其实,债市的“雷声”早从2016下半年就开始了,只是今年5月尤为其中。

  巴菲特说过,只有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看到谁在裸泳,形容今年债市,不能更贴切了。

  5月20日,因为女董事长捐了15亿美元而备受关注的“白马股”东方园林债券发行不利,原本拟发行的10亿债券最后只成功发行了0.5亿元,近乎流标。

  5月21日,来自全国各自的“春和债”投资人在北京月坛金融中心大厦外向中投证券进行维权。

  西湖的水,债市的泪,“爆雷”的公司排成排……

  走上维权之路的可不只是“春和债”的投资人。

  西湖的水,债市的泪,“爆雷”的公司排成排……

  截至5月28日,今年已经有11家发行人20只债券爆出违约,涉及债券总金额约166.5亿元。

  除了春和集团、大连机床集团、丹东港、亿阳集团等非上市公司外,还有神雾环保(300156.sz)、富贵鸟(1819.hk)、凯迪生态(000939.sz)、ST中安(600654.sh)等上市公司。

  除了债券到期违约,收不回本金和利息的风险外,还有一些债基大玩“心跳”游戏,面值“跌跌不休”,让投资者大呼受不了。

  此前发行价100元的“14富贵鸟”复牌后的4个交易日里累计暴跌超92%,让一众投资者目瞪口呆,最后宣布实质性违约。

  西湖的水,债市的泪,“爆雷”的公司排成排……

  5月8日,16中安消债券开盘后大跌40.76%,短时间出现罕见跌幅,随后其被临时停牌。

  债券跌出了股票的感觉,下次还说股基风险大吗?

  债市,想说爱你不容易

  债券这个以稳健著称的品种,究竟是如何变成大坑的呢?

  宏观来看,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流动性紧缩,之前潜藏在水面之下的风险开始不断暴露,大量造血能力不强,或者扩张过快,依靠外部输血存活的企业出现危机。 当然,房产投资的火爆也对原本放在债市的资金产生了分流作用。

  还有就是很多机构“专业人士”似乎也“流年不利”。

  目前已经违约的“神雾环保”债券,此前曾是招商证券首席朱纯阳的“爱将”,还为此怼上了叶檀。放弃“神雾环保”后,首席又踩中了“东方园林”这个坑,看来在债市“雷雨季”,首席也只是个普通人啊!

  专业人士预判出现失误,不过只是个人能力问题。

  但是,“债市潜规则”暴露的则是从业者的职业道德问题了。

  例如曹山石在微博上怒怼上市公司和发行的证券公司,指出爆雷背后存在“人祸”。

  债市“潜规则”是上市公司和证券公司通过返点,请客吃饭等手段发行债券,如今狼狈收场。

  西湖的水,债市的泪,“爆雷”的公司排成排……

  西湖的水,债市的泪,“爆雷”的公司排成排……

  曹老师的炮口不止对准了债券发债的吃相,连委外账户也没放过,直指行业黑幕。

西湖的水,债市的泪,“爆雷”的公司排成排……

  一位多年浸淫资本市场的投资人告诉侦探君,债券市场返点现象由来已久。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今年3月份的一起案例中就提到,在证券行业,通过人脉资源比较广的“中间人”联系业务需要支付一些佣金,称之为“第三方中介服务支出”,一般不超过净收入的20%,该费用不好直接给个人,一般通过第三方公司给中间人,第三方公司一般是律所、财务公司等。

  一审判决书显示,2016年泰州交产集团通过长城证券发行公司债20亿元,泰州交产集团董事长黄金荣和财务总监吴菁利用职务便利,为长城证券承接公司融资业务提供了便利。

  后来长城证券按照比例汇了743.2万元到第三方顾问中心,黄金荣和吴菁分别获得大概300万的好处费。

  西湖的水,债市的泪,“爆雷”的公司排成排……

  西湖的水,债市的泪,“爆雷”的公司排成排……

  巴菲特有一句投资名言:在市场中,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

  

数据来自 金融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