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柳传志的神秘俱乐部 你不得不了解的5个问题

金融八卦女频道2018-05-23 06:44:35

  替柳传志撑腰的神秘俱乐部到底有什么来头?本文来揭秘一番。

  柳传志火了。最近,74岁高龄的他声明要“誓死保卫联想名誉”,因为某些自媒体将“卖国”罪名按在联想身上。

  本来是一个谣言被辟谣的故事,但是联想的“黑点”太多,柳传志的声明非但没什么用处,反而招致更大规模的吐槽。

  包括这份气势汹汹的“百位企业家力挺联想”。

  关于柳传志的神秘俱乐部,你不得不了解的5个问题

  这是截图部分

  眼下不断有传言说:支持柳传志的企业家,很大一部分来自由他创建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更有甚者说,所谓“百位企业家力挺联想”不过是联想把各个企业家在柳传志朋友圈下的评论和点赞收集起来而已。

  关于柳传志的神秘俱乐部,你不得不了解的5个问题

  仔细看这两个传言,后者未必是事实,因为名单中的李彦宏、刘强东、周鸿祎确实都是专门发了朋友圈的。

  关键是前者:这些榜上有名的多数企业家到底是不是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这关系到声明的分量,是真心支持,还是只是友情点赞?如果是后者,所谓“百位企业家力挺联想”就变成了“百位企业家好友力挺联想”,性质全变了。

  而假如是后者,这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又有什么来头?柳传志居然可以靠它振臂一呼,即使大多数人对联想持质疑否定态度?

  围绕这个神秘俱乐部,值得深入说一说,总的来说,有五个你不得不了解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支持联想的人是否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所谓“百位企业家力挺联想”的文案有两个部分,一部分人是发言,另外一部分人只是署名。

  关于柳传志的神秘俱乐部,你不得不了解的5个问题

  署名篇部分截图

  显而易见,发言的大佬们显然更加积极上心。笔者数了两遍,前一部分有42人,后一部分有60人,一共102人。

  结果显示,的确很多都是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

  根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官网查询,发表言论中的42位企业家里有30位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占比71%其中8位还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核心成员,包括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席和副理事长。具体名单如下:

  关于柳传志的神秘俱乐部,你不得不了解的5个问题

  注:有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背景的30人,俞敏洪在2017年退出,也算在其中。

  看到这里,相信很多人心里咯噔一下。如此高的占比只能说明这份“百位企业家力挺联想”说不上公正,背后免不了人情的成分。

  至于只是署名的60人,其实已经无需计算了,笔者看了一下,有一部分也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况且署名的分量低得多。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这个俱乐部有什么来头?

  第二个问题: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有什么来头?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可能离很多人比较远,但“中国企业家”这个公司和它的杂志、微信可能不少人都知道。

  这家俱乐部是《中国企业家》杂志前社长刘东华提议成立的,主要有20位企业家参与创建,马云、王健林都是创始成员,而柳传志在2016年前一直是俱乐部主席。

  目前,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60位理事所领导的企业年营业收入合计近4万亿人民币,合计资产总额达14万亿人民币,员工总人数达200万人。

  4万亿人民币什么概念呢?相当于石油富国沙特阿拉伯2016年的GDP。

  所以,加入俱乐部的门槛也非常高,主要有三大条件:

  第一,销售额一般是千亿级别的,行业排名前三;第二,创一代;第三,俱乐部理事会全部成员投票,无一人反对。

  不过,可能目前已经不再纳入新成员,因为在最初的设计中,俱乐部上限设为60人,目前已经达到。

  这个几乎囊括各行业大佬的俱乐部影响力到什么程度呢?

  2015年11月,法国总统奥朗德访华时出席了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的“总统访华早餐会”。

  至今俱乐部已经组织7次外国元首级别的活动。而据俱乐部秘书长程虹的说法,“我们去每一个国家,基本都会和该国首脑见面”。何其霸气。

  俱乐部影响力如此之大,作为领导人的柳传志的号召力自然也不在话下。

  但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作为一家民间非盈利俱乐部,为何如此高调呢?

  第三个问题: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为何如此高调?

  不少人都知道,国内一直盛传四家中国顶级富豪俱乐部的各种故事和传奇,除了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外,还有泰山会、华夏同学会、江南会。

  泰山会成立于1993年,成员不得超过19人,主要成员是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柳传志曾任会长。泰山会被称作中国最知名、最神秘的商会之一,从不接受采访。

  华夏同学会2005年成立,主要由曾经就读长江商学院和中欧商学院CEO班的大佬构成,李彦宏和马化腾也是其中的成员。

  江南会2006年成立,主要成员是八位浙商发起,包括郭广昌、丁磊、陈天桥、马云。

  和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相比,其他三家俱乐部基本处于地下状态,非常神秘,很少有信息曝光。唯独中国企业家俱乐部非常高调,无论是俱乐部的活动、动态还是年会,都会接受媒体采访,曝光度极高。

  俱乐部每年的核心活动大概20个左右,大佬的出席率约50%左右,比例相当高。和其他俱乐部一年两次的活动也截然不同。

  其他三个俱乐部保持低调,一方面可能是为了闷声赚大钱,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他们不求名,而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显然走的是另一条路。

  在今年4月的俱乐部2018中国绿公司年会上,柳传志说了揭秘性的一段话:

  第一位讲演人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高云龙先生。高云龙主席能够莅临绿公司年会,而且发表讲话,对企业家俱乐部确实有特殊重要的意义。

  企业俱乐部成立12年,有明确的宗旨,就是要弘扬企业家精神,弘扬商业正气,为中国经济发展作出贡献。我们一切活动都是围绕着这个宗旨的,但是我们也迫切的需要、希望得到党和政府的认可,这就是高云龙主席莅临这次会议的重要意义,因为现在全国工商联已经把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作为一个商会组织,挂靠在它的下面,也就是说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现在已经有了‘娘家’。我们有了‘娘家’,有意见、建议就有地方去表达,有了委屈就有地方申诉,而且我们做的不对的地方能够得到指导和帮助。

  中国企业家群体特别需要党的领导,同时对工商联来说来参加这个会,职能上也是突破,我认为填补了党和政府特别需要填补的一个空白。

  显然,与其他俱乐部不同,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有更高的追求。

  第四个问题:为什么马化腾、李彦宏不加入?王健林又选择离开?

  显而易见,除了马云以外,还有两位备受瞩目的企业家没有加入俱乐部,即马化腾和李彦宏。这个问题一直以来是个疑问。

  这次联想事件中,李彦宏力挺了联想,但他确实没有加入,而马化腾并没有作为,和俱乐部有关吗?

  单看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成员,其实互联网人并不多。除了这两人外,刘强东、周鸿祎、张朝阳、周小川、丁磊等互联网大佬都不是俱乐部成员,只有马云、梁建章、雷军、贾跃亭少数几位,后两位还是2016年加入的。

  圈子不同,不必强融。除此之外,马云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创始成员,现在又是主席,马化腾和李彦宏显然不会愿意屈居在马云的影响力之下。

  2016年5月,马云接替柳传志任俱乐部主席,当然,和马云接棒几乎是同样重要的事情是王健林退出。王健林此前是八位执行理事会成员之一,而且他也是中企一直力推的企业家,现在官网还挂着他的照片。

  柳传志为什么会把位置传给马云?而王健林又为什么退出呢?也成了一个疑问。

  一般来说,如果你是俱乐部主席,应该会选自己信赖、可靠的人。从柳传志把联想的位置传给杨元庆来看,他也更喜欢找个听话的人。

  而柳传志和马云的交情不同寻常。去年11月,柳传志专门为马云的湖畔大学发表了一篇《为湖畔大学正名》的文章。文章里说,一定要为湖畔大学正名、为中国企业家正名。

  王健林和马云都是中国首富级别的,而且都是创始成员,论资格可能不相上下。

  至于王健林为什么就选择退出?恐怕离不开他和马云的竞争关系。众所周知,在2012年,王健林和马云打了一个著名的赌:到2020年电商在中国零售市场份额不会超过50%,否则他就给马云一个亿。既然是竞争关系,难免会有利益冲突,自然不便于他在俱乐部活动。而且王健林属于50后,马云是个60后,这些对心高气傲的王健林都有影响。

  第五个问题: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有何巨大隐忧?

  从表面来看,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给人的形象一直是非常高端,做过的慈善活动也不少,除了贾跃亭外,成员的社会形象维护得都比较好。但是,如果出现某一成员社会评价不高,然后俱乐部成员一股脑支持,这样就会给人一种利益团体的印象,之前经营的形象面临功亏一篑。

  目前看,联想显然是一家群众口碑不佳的企业,百位企业家的力挺,力挺联想在投票问题上没有卖国——这没有问题,但从整体看,联想又问题缠身,即使投票没有问题,但其他问题很严重,这样的话,这一百位企业家就容易和群众站在对立面,整个俱乐部就陷入形象困境。

  不可否认,抱团取暖也是正常的。泰山会前会长、前中关村科海集团陈庆振曾经说过,先发展起来的企业谈的都是上市和海外并购的事情,而其他中小企业还在想生存问题。简单来说,圈子不同,无法交流。在这种情况下,私人小团队也就有了必要。

  小团体的作用也发挥得淋漓尽致。2007年,史玉柱东山再起后组织座谈会,满口答谢“泰山会”。巨人集团崩塌的时候,泰山会成员四处张罗想办法。其中,成员之一的四通控股董事长段永基更是花了12亿买下脑白金。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蒙牛受波及,销量股价一泻千里,濒临被摩根士丹利收购。牛根生写了《致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及长江商学院同学的一封信》,危机的时候只想到了自己的小团体。

  俱乐部成员也相当给力:柳传志在48小时给了牛根生2亿,俞敏洪和江南春也很快给了5000万,田溯宁、马云、郭广昌、虞峰、王玉锁都给牛根生打去电话,说愿意帮忙……

  何其团结,何其义气!所以,柳传志振臂一呼,也就更容易理解。这不过是曾经故事的重演。

  企业家互相帮忙救济,对中国而言是一件幸事。但眼下暴露的问题是,这种帮忙是否足够理性?是否有利益交换的成分?如何保证这种帮忙足够纯洁?这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需要解决和克服的问题。

数据来自 金融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