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浑水盯上瑞幸香橼不跟 新物种面临“成长的烦恼”

时代周报记者:王宏    从波司登到安踏再到飞鹤,这一次做空机构盯上了新零售企业瑞幸咖啡。  2月1日,知名做空机构“浑水研究”转发了一份做空报告,指出瑞幸咖啡存在财务造假的问题。这份报告长达89页,以独立的调研数据指责瑞幸咖啡存在虚增收入、夸大开支的问题。  报告一经发布,瑞幸股价盘中一度大跌超过20%。  2月3日,瑞幸咖啡对做空报告中提到了问题进行了回应。当日针对当前的情况,其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以公告内容为准。  当日美东时间开盘,瑞幸咖啡以32.6美元/ADS(美国存托凭证)高开。美东时间2月4日,瑞幸咖啡股价大涨15.6%,最终报收36.24美元/ADS。  自2019年三季报显示业绩的高成长性后,瑞幸咖啡股价一路走高,在不到两个月时间内股价涨幅达到160%,成功晋升百亿美金企业。  事实上,瑞幸咖啡并不是首家股价大涨期间被做空的企业。此前波司登、安踏体育均在股价上涨期间遭遇做空机构狙击,指责财务造假。  2月4日,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就指责财务造假而言,做空报告给出的证据不足。  同日,看懂经济商业科技评论作家陈沛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王宏

  

  从波司登到安踏再到飞鹤,这一次做空机构盯上了新零售企业瑞幸咖啡。

  2月1日,知名做空机构“浑水研究”转发了一份做空报告,指出瑞幸咖啡存在财务造假的问题。这份报告长达89页,以独立的调研数据指责瑞幸咖啡存在虚增收入、夸大开支的问题。

  报告一经发布,瑞幸股价盘中一度大跌超过20%。

  2月3日,瑞幸咖啡对做空报告中提到了问题进行了回应。当日针对当前的情况,其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以公告内容为准。

  当日美东时间开盘,瑞幸咖啡以32.6美元/ADS(美国存托凭证)高开。美东时间2月4日,瑞幸咖啡股价大涨15.6%,最终报收36.24美元/ADS。

  自2019年三季报显示业绩的高成长性后,瑞幸咖啡股价一路走高,在不到两个月时间内股价涨幅达到160%,成功晋升百亿美金企业。

  事实上,瑞幸咖啡并不是首家股价大涨期间被做空的企业。此前波司登、安踏体育均在股价上涨期间遭遇做空机构狙击,指责财务造假。

  2月4日,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就指责财务造假而言,做空报告给出的证据不足。

  同日,看懂经济商业科技评论作家陈沛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像浑水这样的做空机构会定期找中概股做空,并不一定意味着公司真的存在问题”。

  快速扩张的门店,频频跨界的业务,瑞幸咖啡的扩张速度令外界瞩目。从诞生之日起,瑞幸咖啡一直在争议中成长。

  如何面对这些“成长的烦恼”,也是这个新物种持续运营的必修课。

  被做空的瑞幸

  虽然浑水转发的这份做空报告一度引发了投资者恐慌,但瑞幸咖啡的股价最终还是企稳。美东时间2月4日,瑞幸咖啡股价大涨15.6%,最终报收36.24美元/ADS。

  这份报告收集了瑞幸咖啡线下981家店铺的客流数据以及录像,还包括购物小票以及内部聊天记录等信息。经过分析后认为瑞幸咖啡平均每店货物数据在2019年第三季度虚增69%,在2019年第四季度虚增88%。

  同时报告还指出,瑞幸咖啡将2019年第三季度的广告支出夸大了150%以上,尤其是在分众传媒上的支出。

  况玉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浑水的这份做空报告虽然指责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但部分涉及到的是统计学的问题。做空机构抽样方法是否正确、选取的是否是对自己有利的材料,这些都不好说。”

  “需要明确的是挑选的900多家门店是否具有足够的代表性。因为目前瑞幸咖啡有接近5000家门店,抽样的样本不具有代表性的话,结果也没有说服力。”况玉清表示。

  对于做空报告中提到的夸大广告支出,尤其是分众传媒支出的问题,况玉清则认为实施起来难度巨大。

  “这不是一个环节能搞定的事情,需要所有环节相互配合。而且分众传媒本身也属于上市公司,财务公开透明,更不可能牵涉其中。此外,独立的审计机构在审计财务时,都要每笔收支和票据、银行转账一一核对,要实现财务造假难度挺大。”况玉清表示。

  瑞幸咖啡也在2月3日对上述做空报告做出了回应。

  对于虚增销售数据的问题,瑞幸回应称客户的每笔订单都是通过线上下单,并会被自动记录在公司系统中,订单付款程序通过第三方支付服务提供商完成。因此所有关键运营数据均被实时追踪,且数据可被验证。

  对于广告费支出等问题,瑞幸回应称,对销售和市场营销费用进行了详细的审查并用底层数据进行交叉核对,确认公司披露的广告费用是真实准确的。

  “做空报告提供的证据不充分,但如果瑞幸咖啡能够公布报告中提到的900多家店铺的运营数据,会更有说服力。”况玉清建议。

  并非一击即中

  事实上,另一家同样以做空中概股闻名的做空机构——香橼,却对瑞幸咖啡表示了支持。

  2月1日,香橼在其官方社交平台上表示,该公司通过商业数据、应用下载以及访谈竞争对手都确认了瑞幸咖啡的数据,证明了瑞幸在中国业务的爆发。

  香橼称尊重浑水,但这个匿名报告不准确。

  况玉清则认为,浑水后续可能会有进一步的动作。“按照浑水之前的路数,不会一下子把子弹打光。”

  虽然浑水在调查公司财务造假方面经验丰富,被其做空后的东方纸业、绿诺国际、中国高速频道以及辉山乳业等公司,纷纷沦为仙股或者退市。

  但浑水近来却常失手,不久前浑水还曾做空过安踏体育,双方一度来回五次交锋,最终无疾而终。

  2019年7月8日,浑水在官网发布做空报告,质疑安踏利用大量一级经销商操控财务报表。随后安踏针对做空报告进行回复,双方一共进行了五次拉锯战。最终安踏股价不跌反涨。

  受争议的新物种

  瑞幸咖啡自诞生以来不乏争议,特别是其成长速度更令外界侧目。仅用一年时间,瑞幸咖啡就在中国22个成立开了2073家自营门店。截至2019年底,瑞幸咖啡直营门店达到4507家,超越星巴克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咖啡品牌。

  在陈沛看来,咖啡本身是很好的消费品赛道,毛利高、消费频次固定,发展风险低,在加上本土品牌正在唤醒新的消费意识,这些都是利好。

  “瑞幸咖啡的快速成长,得益于咖啡供应链简单,门店操作复杂度也简单。而且瑞幸在门店做了一些数字化改造,店员能很快上手。”陈沛补充道。

  根据财报,2019年三季度瑞幸咖啡交易客户数同比增长413%、月均交易用户数同比增长398%、月均销售产品数同比增长470%、单店平均净收入同比增长80%。并在三季度首次在运营层面实现盈利。

  2月4日,爬手食品创始人王亚军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瑞幸咖啡存在着不少传统企业无法比拟的优势,包括将标准化品类快速进行规模化运营、善于利用新型互联网工具和大数据的营销策略,以及快速提升营建选址的效率和精细化的用户营销。

  与此同时,瑞幸咖啡正逐渐摆脱“咖啡”的标签,在业务品类上多元化发展。

  2019年7月8日,瑞幸推出“小鹿茶”品牌,宣布进军茶饮市场。

  2020年1月8日,瑞幸咖啡又宣布进军无人零售市场。

  从咖啡到茶饮,再到无人零售,对于一家从成立到IPO仅两年时间,根基尚不够稳的企业而言,瑞幸咖啡的频频跨界是否会带来风险?

  陈沛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瑞幸在门店规模加速增长的同时,一直在尝试突破增长的天花板。包括增加品类,比如茶饮、果汁、轻食、坚果等;以及增加场景、也就是无人零售货柜。这些都是必须的、正确的做法。”

  “但关键是瑞幸能否顺利应对业务复杂度升级带来的影响,比如品类增加带来门店运营复杂性上升,场景增加带来供应和补货难度。”陈沛表示。

  2月4日,人民大学智能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王鹏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作为咖啡领域的闯入者,瑞幸已经在市场中形成了品牌效应。如果未来真正能够聚集起一批核心用户,成本进行压缩,未来的可能性很大。但关键看它的行动力和策略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