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抗击疫情|茅五洋先弹为敬 区域酒企承压加大

时代周报记者:黄嘉祥    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冲击下,A股鼠年前两个交易日,备受资本市场青睐的白酒板块也出现整体大跌。  2月3日,除暂停上市的*ST皇台(000995.SZ)、贵州茅台(600519.SH)和洋河股份(002304.SZ)外,其余16家白酒股跌停,白酒板块整体跌幅高达9.68%。  其中,贵州茅台则在盘中跌破1000元,最低报980元。  2月4日,白酒板块结束全线下跌的局面,白酒3大龙头企业贵州茅台、五粮液(000858.SZ)和洋河股份的股价出现反弹,截至4日收盘,贵州茅台涨3.40%,报收1038.01元;五粮液微涨0.85%,报收114.50元;洋河股份涨3.16%,报99.55元。  此外,顺鑫农业(000860.SZ)则不涨不跌,其余14只(不包括“*ST皇台”)白酒股则出现不同程度下跌,老白干酒(600559.SH)跌幅最大,下跌7.11%。  “这次疫情对白酒冲击比较大,因为白酒的消费场景(餐饮)大面积关停,没有消费场景,白酒消费量就会大幅下降。高端白酒可能相对好一点,次高段和中端白酒可能相对差一点。”2月4日,长期跟踪白酒板块的私募基金总经
时代周报记者:黄嘉祥

  

  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冲击下,A股鼠年前两个交易日,备受资本市场青睐的白酒板块也出现整体大跌。

  2月3日,除暂停上市的*ST皇台(000995.SZ)、贵州茅台(600519.SH)和洋河股份(002304.SZ)外,其余16家白酒股跌停,白酒板块整体跌幅高达9.68%。

  其中,贵州茅台则在盘中跌破1000元,最低报980元。

  2月4日,白酒板块结束全线下跌的局面,白酒3大龙头企业贵州茅台、五粮液(000858.SZ)和洋河股份的股价出现反弹,截至4日收盘,贵州茅台涨3.40%,报收1038.01元;五粮液微涨0.85%,报收114.50元;洋河股份涨3.16%,报99.55元。

  此外,顺鑫农业(000860.SZ)则不涨不跌,其余14只(不包括“*ST皇台”)白酒股则出现不同程度下跌,老白干酒(600559.SH)跌幅最大,下跌7.11%。

   “这次疫情对白酒冲击比较大,因为白酒的消费场景(餐饮)大面积关停,没有消费场景,白酒消费量就会大幅下降。高端白酒可能相对好一点,次高段和中端白酒可能相对差一点。”2月4日,长期跟踪白酒板块的私募基金总经理陈锋(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茅台坚挺

  作为白酒老大哥,2月3日,在白酒板块几乎全线跌停的背景下,贵州茅台也在盘中跌破1000元,最终报收1003.92元,跌4.64%,相对抗跌。2月4日,贵州茅台又率先出现反弹。

  “这次疫情对白酒行业的影响也有特殊性。在白酒行业中,茅台处于供不应求的阶段,这是独一无二的。即使不喝,大家也可以先囤着,所以对于茅台销量的影响不是特别大。”陈锋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因此,疫情对茅台的影响可能没那么大,这也是其股价表现坚挺的一大因素;外资这两天一直在买入,则是另一大原因。

  2月4日,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茅台作为奢侈品、投资品、消费品的消费刚需性与金融增值属性受到市场高度认同,具有一定的避险特征,因此股价比较坚挺,其他酒企或多或少受到消费市场萎缩的影响,应该是资本市场的正常反应。

  即便如是,陈锋对茅台依旧持谨慎的观点。在他看来,茅台当前处在增速下降的过程中,2019年以来业绩增速下降,同时股价上涨了一倍多,估值处于一个相对较高的位置上。

  “估值高位、增速下降,叠加疫情黑天鹅,则更加危险。”陈锋表示。

  陈锋认为,茅台未来股价的表现,可能会出现反弹,核心要素取决于茅台一季度和二季度的业绩,而这两个季度的业绩与疫情具有很大的相关性,这需要看餐饮消费的恢复情况,在什么时间内能够恢复,恢复到什么程度。

  “只有估值和业绩相匹配,才能决定茅台未来一个月股价的表现究竟是反转上涨,还是只是一个反弹。”陈锋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业绩承压

  2月3日,中国酒业协会在《致广大酒类相关企业的一封信》中也描述了行业当下的困境:“春节及今后的几个月,受防控疫情的需要,人口避免大规模流动和聚集,消费需求大幅降低是可以预见的,对今年的酒业产生较大影响是无可避免的。企业的恢复生产、资金周转,经销商的出货流通,市场的消费需求等都存在较大变数。”

  消费场景短期消失,在对白酒行业产生阶段性影响的同时,也将对白酒上市公司的业绩造成冲击。

  安信证券在近期研报中指出,疫情对酒业(包括红酒、黄酒)旺季动销影响较大,春节是白酒最重要的销售旺季。

  2020年春节因疫情影响,餐饮消费、走亲访友都受到严重影响,春节期间白酒终端动销相较上年同期偏弱,使得节前备货难以有效消化(通常春节旺季能消化超过1.5-2个月的库存),渠道和终端库存较高,影响Q2补货,对Q1、Q2报表业绩均会有不同程度影响,由于回款提前,Q2报表业绩压力相对更大。

  陈锋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业内普遍认为,疫情对整个白酒销量的年度影响在10%左右,悲观些的则认为可能在15%-20%。但目前都属于粗略的判断。

  对于疫情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业内普遍分析认为,在时间上大概率不会特别长,但人们消费心理的恢复,即可以外出吃饭、聚餐、喝酒,这个时间实际上不好预测。

  蔡学飞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短期来看,春节期间的婚宴、朋聚与礼品市场被疫情冷冻,大量的消费被抑制会在第一季度的短期内造成企业销量下滑。

  长期来看,疫情对于餐饮零售等渠道的影响,会导致酒类销售的通路遇阻,聚集性消费会长期受限,对于酒类整个年度的销售造成很大影响,甚至由于疫情的影响,对于消费习惯的改变会深度影响中国居民未来的酒类消费行为,中国酒业升级趋势被中断,抗压能力较弱的区域酒企日益艰难,大量渠道商退市等。

  相比之下,龙头企业的日子或许会相对好过些。

  安信证券认为,白酒行业“消费升级”和“集中度提升”两大核心逻辑不变。疫情一旦得到有效控制后,白酒消费恢复仍乐观。

  2003年SARS疫情下,Q3白酒业绩全面恢复转好,存在典型的“V”型表现,营收和利润保持了连续性(连续5个季度双位数增长)。头部品牌优势将继续保持甚至更加凸显。

  蔡学飞认为,白酒天然具有长期保质与增值属性,其中龙头企业拥有较好的政府与银行资源,并且渠道议价能力较强,可以说抗风险能力较强,加上龙头酒企本身在名酒复苏背景下拥有市场与品牌的多重优势,刚需性的生活需求只是被抑制,疫情环节恢复较为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