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日本化的灾难到2020年恐怕要席卷全球

  首先是日本,然后是欧洲。现在,投资者正放眼全球,寻找下一次通膨停滞和国债收益率大跌的爆发地。   日本化的这种苦痛爆发成为今年的主流,留下了创纪录规模负收益的债券。欧洲的量化宽松(QE)和低利率政策,为该地区的债券带来了可观的回报--然而牺牲了银行的利润和人们的退休储蓄。许多人表示,这使人们想起了日本失去的十年。   这种祸患可能会进一步蔓延--甚至可能传播

  首先是日本,然后是欧洲。现在,投资者正放眼全球,寻找下一次通膨停滞和国债收益率大跌的爆发地。

  日本化的这种苦痛爆发成为今年的主流,留下了创纪录规模负收益的债券。欧洲的量化宽松(QE)和低利率政策,为该地区的债券带来了可观的回报--然而牺牲了银行的利润和人们的退休储蓄。许多人表示,这使人们想起了日本失去的十年。

  这种祸患可能会进一步蔓延--甚至可能传播到美国。摩根大通的长期投资策略高级顾问Jan Loeys表示,这个全球最大经济体可能只需要滑入一次普普通通的衰退,就会屈服于零利率。

  虽然上周出炉的劳动力市场数据强劲,缓解了对于美国即将陷于低迷的担忧,但是该国的国债利率曲线已经暗示衰退正在酝酿之中。 据Loeys,如果那不幸成真,美联储可能效法日本和欧元区的同行,将利率降低至零,并重启量化宽松(QE)。

  这种情景一直萦绕在央行官员头脑之中。 美联储理事Lael Brainard甚至提出了资产购买的想法,以在零基准利率的情况下抑制中短期借贷成本。那就类似于日本式的殖利率曲线控制了。

  预计在本周的政策会议之后, 联储会和欧洲央行的政策制定者不会採取任何行动。对于美联储而言,这是在今年三度降息过后维护现状的一个机会。

  美国11月非农就业报告气势如虹,导致美国国债殖利率走高,但是还没有消除对于联储会至少将按兵不动到2020年第一季度末的押注。在通膨率仍然不高的情况下,联储会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实际上排除了加息的可能性。

  英国和澳大利亚

  中央银行别无选择,只能实施对于风险资产和资产价格构成支持的政策,直到诸如财政扩张成为可能的时刻。野村资产管理的Richard Hodges说。今年针对欧洲非核心债券进行的与日本化有关的押注,帮助他的业绩超越了98%的同业。

  在义大利,政治风险无济于事,几乎无法阻止投资者预测殖利率明年可能达到零,他们猜测欧洲央行可能会将利率再降低一档。在希腊,七年前这个国家面临著44%的借贷成本,现在的利率仅为1.5%。

  负殖利率和大量欧洲央行现金,帮助缓解了欧元区最岌岌可危成员国的压力,但也使得该地区的银行更难赚取利润。退休储蓄也处于危险之中,引发越来越严厉的诟病。

  然而,已开发市场的另外两个坚守者--英国和澳大利亚,也可能很快屈服于零或低于零的殖利率。

  日本化是一件大事,将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解决。日兴资产管理在雪梨的基金经理Chris Rands说。真正的问题在欧洲--他们在打喷嚏,而我们患上感冒。

  澳大利亚央行已经将基准利率降低至纪录低位0.75%,可能势将加入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队伍,走上过去难以想象的QE路线。

  在花旗集团看来,在英国,转折点可能是无协议脱欧。虽然在即将于12月12日举行的大选中保守党有望赢得议会多数,从而得以在明年通过脱欧协议,但是仍存在到2020年底以断崖式退出的可能性。

  不再波动

  波动率指标表明,期权交易者预期长期低利率。除了在8月和9月因为众多贸易新闻而短暂窜升之外,美林一项衡量欧洲主权债务市场价格波动的指数正在回归今年见到的历来低点。

  由于中美之间潜在贸易休战可能性的前景,至少美国殖利率曲线已再次开始趋于陡峭。如果我们没有发生像全面贸易战这样的重大外部事件,那么显然我们将更多地处于得过且过的基准情景之中,Legal & General Investment Management在伦敦的副首席投资官Sonja Laud说。

  这种背景可能不足以挽救更多经济体陷入负利率陷阱。即使有强劲的就业数据,自8月以来,美国10年期国债国债收益利率仍被锁定在2%以下。

  费城Brandywine环球投资管理的Jack McIntyre预计明年美国国债收益利率将保持在相同的低水平,但并不排除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2016年创下的历来低位1.318%的可能性。他说,如果发生衰退,而美联储火力有限,那么利率将会非常接近负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