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联合国陷10年最严重财政危机!美国成最大欠缴国 “老赖”常年拿会费施压

  在联合国大会负责行政和预算事务的第五委员会会议上,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曾表示,今年8月联合国或将耗尽现金,如今,这句话一语成谶。   近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联合国面临10年来最严重的财政危机,会员国仅支付了2019年预算的70%,秘书处不得不采取缩减会议和支出、延迟支付职员工资等临时措施。   分析人士称,联合国面临的财政危机主要由三类欠缴所致。

  在联合国大会负责行政和预算事务的第五委员会会议上,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曾表示,今年8月联合国或将耗尽现金,如今,这句话一语成谶。

  近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联合国面临10年来最严重的财政危机,会员国仅支付了2019年预算的70%,秘书处不得不采取缩减会议和支出、延迟支付职员工资等临时措施。

  分析人士称,联合国面临的财政危机主要由三类欠缴所致。

  第一类是预算上的技术性问题,如会员国的预算年度不同;第二类是会员国由于自身面临经济困难而缴不起会费;第三类是会员国将拖欠、拒缴会费作为施压或表明政治看法的手段,尤以美国为代表。

  据今日外交部发言来看,美国作为联合国第一大会费国,长期拖欠会费,累计拖欠10.55亿美元,占全部欠费总额的76%。

  拖欠成常态

  历史来看,美国曾多次拖欠会费。

  1995年10月,美国拖欠联合国正常会费和维和经费总额达到14.3亿美元,导致联合国的财政状况恶化。2015年10月,联合国成员国拖欠的常规预算费用超过9.5亿美元,其中美国拖欠8亿美元。

  可以发现,只要美国这一第一大会费国欠缴,联合国财政危机就如影随形。

  但分析指出,尽管会费欠缴,但美国的会员国利益却丝毫没有受损。根据《联合国宪章》第十九条规定,凡拖欠财政款项的会员国,其拖欠金额如果等于或超过前两年所应缴纳数目时,将失去在联合国大会的投票权。

  目前来看,欠缴金额未超过前两年应缴费用,因此投票权仍存。

  外交学院教授高飞称,上世纪80年代正处于美苏争霸的“白热化”阶段,里根政府就经常利用拖欠会费向联合国施压,借此在一些重要部门人员构成和决议制定方面压制苏联。此后30年,这基本成为美国制约联合国的惯用工具。

  高飞总结,拖欠联合国会费是一个政治问题,美方此刻正在表达其政治立场。

  中方成第二大会费缴纳国

  有分析称,联合国立场与美国相左时,美国常拿经费施压。

  当年老布什上台发动海湾战争,联合国安理会予以放行,美国与联合国关系彼时还是蜜月期,于是在1992年还清所有欠款。

  后来,由于联合国在有关国际问题上的立场与美国政府相左,联合国再次成为美国攻击的矛头。如今单边主义、逆全球化风潮倒行逆施后,联合国财政问题再次成为“老大难”。

  对比美国,在去年12月22日举行的联大会议上通过的2019年至2021年联合国会费比额表中,中国会费大幅度提高,首次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会费缴纳国。

  其中,常规预算分摊比例由原来的7.92%升至12.01%,维和预算分摊比例由原来的10.24%升至15.22%。此外,美国的分担比例仍为22%,日本的分担比例从原来的9.680%降至8.564%。德国的分担比例从6.389%降到6.090%,法国从4.859%降到4.427%,英国从4.463%升至4.567%。

  对其会费比例尚未下调,美方非常不满,爱退群的“老大”会否再次任性,全球都在关注。